新闻中心 记录点滴进步 感知发展脉搏

新闻中心 记录点滴进步 感知发展脉搏

小灵通时代的霸主连华为都忌惮三分为何现在不

  ,可能大家第一反应会是去年沸沸扬扬的“被美封禁事件”。而中兴距离消费者最近的产品——手机,虽然在国外市场表现尚可,但国内消费者对其态度一直算是模棱两可。尤其是现阶段,在大多数用户切身的实际感受中,中兴手机基本是难觅踪迹。

  5月6日这天,中兴通讯在福州举办了中兴天机Axon 10 Pro新机发布会,这次中兴想的很周全,Axon 10 Pro不仅有4G版本,还有5G版本。

  不过跟往常不同的是,之前中兴发新机,网上不管是正面还是负面的声音都不很多,但这次有不少媒体对这款产品都给出了不错的评价。

  部分业界人士认为,中兴这次发布的产品终于不再给人“高高在上”的感觉,高通骁龙 855、6.47英寸柔性曲面水滴屏,后置4800万像素高清摄像头和2000万像素广角摄像头以及800万像素长焦摄像头等配置,售价也只是3199元起,很难想象这么“接地气”的产品来自中兴通讯。

  但我们更关心的是,中兴通讯能否利用好5G这个风口,在智能手机行业中重新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。

  近日,中兴通讯高级副总裁兼终端事业部CEO徐锋透露,“中兴5G手机的产品状态已经达到了可商用的级别,运营商的网络都做好了测试,外场优化也已经结束。这实际上是一个可以规模量产的版本。”他表示,“中兴已经基本做好了推出5G手机的准备,只等运营商的发令枪响了。”

  值得一提的是,徐峰还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,中兴计划于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推出2000元价位的5G手机。

  不难看出,相比之前略有“产品主义”倾向的中兴而言,这回显然变得聪明、圆滑了很多。

  身为中华酷联中的一员,中兴也曾在手机终端市场中“大杀四方”,但其实这个时间可以追溯到2002年或者更久之前。彼时,单靠“小灵通”业务就让中兴通讯赚了个“盆满钵满”。

  如果经历过那个年代的用户,相信会有不少人或多或少接触过“小灵通”,这项技术其实源自日本,是一种个人无线接入系统,当然该技术也被称为“穷人的蜂窝”。因为“小灵通”深受市场的肯定,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在于资费便宜。记得在98年浙江余杭区首开“小灵通”,实行的是单向收费,月租只有20元,通线元,这个价格比当时用手机接听的通话费用都要便宜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当时华为也曾考虑过这个技术,但可能出于对全球业务的考虑,同时也觉得这个技术已经过时了,就没有投入更多的资源。没想到的是,当时国内通讯市场的环境反倒给了中兴通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遇。

  在当时全球通讯行业普遍低迷的大环境下,CDMA跟小灵通两块业务盘活了中兴通讯,2002年,小灵通业务为中兴通讯贡献22.89%的份额。2003—2004年,中兴一直保持超40%的营收增长。

  回忆彼时火爆的市场环境,第一观点网记者从前中兴通讯终端部门的员工处了解到,当时在河北省内小灵通进货基本要靠“抢”,因为那个年代运营商的直供平台还不够成熟,有些中兴通讯的城市经理(负责某个地市级业务的员工称谓)就喊上代理商开车赶到机场去“蹲点”。

  2010年,中兴推出过一款“Blade”刀锋系列机型(即国内880系列)。当时中兴首先是将这款机型投放到了国际市场,后面才引进到国内,用一个比较时髦的词来描述就是“出口转内销”。不曾想Blade系列给中兴通讯带来了很大的声誉,这款手机在英国、日本、希腊、芬兰等多个发达国家市场取得了辉煌战绩。尤其在当时的诺基亚老家芬兰,中兴Blade曾连续8周保持住了同档机型销量冠军,让竞争对手毫无还手之力。

  不过,中兴通讯对待国内终端市场的态度经常被人诟病。其实最主要原因还是有些中兴终端的员工过于安逸。因为当时运营商的政策比较倾向中华酷联,再加上渠道分货也都有各级代理商全权负责,而作为厂商的人员,只需要跟运营商把关系处好,没事打打电话催催代理商下货就好了。

  2009年,中兴通讯推出了全制式九大品类40余款3G终端产品,成就“中国3G第一品牌”,至此中兴成为全球第六大手机厂商。

  2012年,中兴通讯遭遇了一个重大打击,据中兴年报显示,2012年亏损额为28.4亿元。

  彼时随着智能手机的兴起,曾经与华为一时瑜亮的中兴通讯开始被远远甩在身后,甚至不断被后来者赶超。凭借线上渠道优势与社会开放渠道优势的小米跟OV逐渐成长为智能手机市场中的新势力。

  对于国内市场上的失利,时任中兴通讯终端业务负责人的曾学忠总结了两点原因:“一是战略失误,没有提前洞察到消费者转换趋势和渠道转换趋势,错过了功能机向智能机转换、升级换机两个风口;二是固有的运营商管控模式、品牌建设等短板,在供应链、品牌传播上亟待提升。”

  要说在国内市场当中,其实中兴在终端运营方面一直存在着几个短板,而这些短板成为了中兴手机跌落谷底的四大败因。

  众所周知,中兴手机有一个“剁手兴”的标签,正是由于常年在运营商渠道受到运营商管控,其产品普遍缺乏特色,有时甚至会做出上百款“脸盲”产品也属于常态。

  毕竟成本受限,运营商对于低端机的补贴也有限,所以为了不亏本,经常会有低质量的产品出现。导致一些消费者买到手机后发现,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好,心理落差较大。不过这次发布的Axon 10 Pro在产品力方面确实有模有样,就是不知道终端消费者还会给中兴丢掉标签的机会吗?

  中兴渠道拓展的最大尴尬在于轻易全盘否定运营商渠道。众所周知,中兴通讯主要依靠运营商渠道,而在后期随着运营商给予手机厂商的贴补不断下调,中兴进入到了渠道调整阶段。这个时期的中兴开始与开放渠道的代理商寻求合作,并且不断在终端层面加大资源投入。

  但中兴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,就是运营商渠道是中兴终端渠道的基础,也是它唯一的优势渠道。而在开放渠道大量投入资源同时忽视了运营商渠道的地位,导致整个渠道比例失衡,移动电话的功能加上社会开放渠道的建设又不是一两年就能成功的,最后的结果变成,自己原有的优势没有了,其它渠道投了资源但依然不如竞争对手。

  长期以来,中兴手机的产品定位一直比较模糊,说的好听是谁都能用,说的不好听就是没特点,没有针对人群。加上之前中兴依靠运营商渠道,走的是机海战术,直到2014年1月曾学忠提出了精品策略,产品数量从300多款减到76款 。

  后面中兴也尝试推出了天机系列、Blade系列,分别主打高端与低端市场。只可惜当时中兴的四周早已是强敌四立的局面,想要打开市场缺口很艰难。包括这次Axon 10 Pro一样,3000+档位的生存空间早已被华米OV瓜分殆尽,留给中兴的生存空间又有多少呢?

 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,且又在全球大部分地区都设立了办事处,中兴通讯自然是一个庞然大物,但在中兴内部员工当中真正的“实干派”并不多。第一观点网记者从前中兴员工处了解到,在其内部有些个别中层管理最擅长的是“忽悠画饼,混世能力比较强的”。

  这位不愿意透露具体身份的员工表示,“在中兴跑业务,除了要会外部公关之外,内部公关也要跟得上,不然上面会在资源上卡得很严格。比如某些地市经理深得上级领导欢心,在一些机型政策资源上,可能会获得更多的支持。而且在平台的管理人员又很少到一线真正了解实际情况,只是天天催促底下的人完成任务,回避问题,导致整个销售环节的恶性循环,最后的结果自然就是“甩锅”给下面的人了。”

  上面曾提到过,早在2015年,OV的强势崛起给整个行业带来了重大启示,而中兴也意识到渠道需要重建。为了尽快追上对手,中兴当时的做法可以说是非常疯狂的,公司将2016年定义为“门店年”。当时曾学忠也表示过,“中兴总体计划要建设3000—4000家门店,主要投向公开渠道,一线家旗舰店。”

  而我们的记者在跟前中兴通讯的员工交谈过程中也了解到,当时中兴为增加门店计划投入大概1个亿的资金。但最后究竟投了多少,也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,但问题出在很多地方钱虽然花了,效果却一般。

  有一名曾经在中兴通讯担任督导工作的离职人员对我们透露,当时很多门店不愿意跟中兴合作,一是产品竞争力不足,二是别的厂家也都投了钱。更多的时候,大家会让关系比较好的店长,放上几张中兴的海报跟台卡,给督导拍照,然后就撤下来,就算是交差了。

  不过,其实还是有很多专业人士比较看好中兴在终端市场中的优势,毕竟其拥有着不俗的专利积累,据中兴终端品牌部的人员表示,中兴在5G终端相关专利超过200个,并且拥有众多终端的应用场景规划。

  在业内资深人士看来,中兴与华为一样,都属于电信市场的主要设备供应商,在基站、主设备方面有一定优势,中兴可以利用设备供应商优势选择用中兴手机进行测试,这对中兴手机后期大批量生产有好处。但目前来看,这些优势只是有一定的机会,并不能保证中兴手机能重返主流市场。

  此外,跟华为不同的是,中兴没有自己的芯片,所以跟小米,OV品牌也就没有太多的差距,毕竟大家都在发力5G。反观华为,就与三星、英特尔、高通、联发科同属于芯片品牌商,这样的差异化决定了华为在5G领域已经领跑。

  另外,第一观点网记者也从一些业界知名KOL处获取到一些观点。比如某位大咖就表示,目前国内智能手机市场格局已经成型,想要实现破局显然难度很高,所以对中兴而言,想要重回主流阵营难度与成本都太高,倒不如依旧在海外市场寻求突破。

  毕竟中兴通讯积累的专利筹码足够扫清海外市场的屏障,加上中兴在加拿大、墨西哥、西班牙,还有一些新兴等市场的表现都还不错,与其豪赌不明朗的未来不如专注于更有优势的区域。

  “至于国内市场,抱紧运营商大腿起码饿不死。”一位混迹通信圈十多年的业内人士表达了自己的观点。

  那么,大家觉得中兴凭借5G风口还有可能重回手机一线厂商的行列吗?欢迎在评论区留言,一起来参加讨论!